您好,欢迎访问 www.jinding.org 金鼎网! 客服QQ:广告请联系客服!

收藏

P2P 频道

网贷资讯|p2p理财|p2p百科|

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套现大调查

字体大小:[日期:2018-01-19]阅读:

导读: “我们不生产钱,我们只是人民币的搬运工”。在深圳市,诱导使用新型消费金融产品“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违规套现的小广告贴在十万辆共享单车上,散向巷尾街头。证券时报记者经过多日调查走访发现,这背后暗

“我们不生产钱,我们只是人民币的搬运工”。在深圳市,诱导使用新型消费金融产品“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违规套现的小广告贴在十万辆共享单车上,散向巷尾街头。证券时报记者经过多日调查走访发现,这背后暗藏了一个蔓延广、涉及主体复杂的地下灰色交易链条。

当“资金掮客”

瞄上共享单车

“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一天刷十几单。”1月16日10时许,在深圳中心书城广场,记者以“套现人”身份,通过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上的“花呗、白条”套现小广告,与一位号称“无需任何抵押、套现秒到”的广告主,接上了头。据对方出示的花呗记录,同样的“当面交易”,仅在当日早间,就已经成交3单,金额在200元到400元之间不等。

花呗是蚂蚁金服推出的一款互联网金融消费信贷产品,用户可获得500~50000元不等的消费授信,享有免息期,但必须依托场景或商铺消费使用。京东白条产品和花呗的消费信贷属性类似,但只能在京东商城购物时使用。在灰色套现链条里,花呗、白条都被运作成了套利工具。

怎么做到“秒到套现”?对于记者以“套现人”身份提出的不同金额的套款需求,自称姓李的广告主(以下称李生)演示了花呗、白条甚至信用卡的不同方案和手续费率选择。

首先是通过二维码模式。在问清楚“套现人”想套额度后,李生在手机上扒拉不到半分钟,就生成了一个支付宝账号二维码;“套现人”按要求扫码后,显示出某款国产手机,价值7100余元,付款方式为花呗,这时,“套现人”只要点击选用花呗支付、完成购买交易。李生即会通过现金转账,将扣除10%手续费后的6390元给“套现人”。整个套现完成,“套现人”不需查收所购商品。

另一种情况下,“套现人”需要查收所购商品,也即“实收模式”,在李生看来,“这更安全,但成本更高,所以手续费要收取15个点(15%)。”这种模式下,“套现人”将在天猫或者京东上购买对方指定商品,用花呗或白条完成交易后并收取商品,然后李生再上门以“折价收货”的方式回收该商品,并支付给“套现人”扣除手续费后的商品购价款,至此,整个套现完成。

李生称,“我们不生产钱,我们只是人民币的搬运工。”但某种程度上,这些提供套现的人成了各类违规助贷的“资金掮客”。

“表面上看,整个交易有先主动消费,再折价转让的过程,但如果穿透来看,两个步骤结合起来,就是一个违规套现的过程。”大成律师事务所互金领域的骆阳律师告诉记者。

这类灰色套现,一直被监管打击,却屡禁不绝,而通过城市共享单车等各类新载体,灰色套现触至更广泛的用户群,也给监管带来了新挑战。据记者从OFO获取的最新数据,深圳全市投放25万辆单车、骑行数量300万辆次/天,尤其是在一些上班族接驳需求较大的科技园区、商圈等,用户群体和现金贷群体高度重叠。

虽然摩拜、OFO两家公司都明确表示,单车广告被明令禁止,但对小广告张贴的管理,却也遇到了城市管理出清各类墙体“牛皮癣”广告一样的难处——撕得没有贴得快。

李生告诉记者,“在深圳,有自行车的地方就有‘花呗、白条套现’。”记者统计了人流量密集的中心城商圈的某个单车停放点,20辆单车里就有8个套现诱导小广告,其中6个电话号码都可以打通,电话那端无一不是推荐上述模式的套现取款,手续费率在8%~15%不等。

交杂的地下灰金链条

如果以套现手续费率8%~15%计算(不考虑违法成本),记者折算出“套现人”通过花呗、白条套款的资金成本的年化利率达到了104.35%~211.76%。

当前,蚂蚁借呗、腾讯微粒贷等互联网金融巨头,以及宜人贷、玖富、趣店等知名互金平台的小额短期现金贷产品的综合费率,严格按监管的要求在年化36%以下;而据记者从现金贷业内人士处最新获悉,部分中小型现金贷平台综合年化费率仍然在130%~150%左右。也即,相比之下,花呗、白条违规套现的资金成本,在行业中处于中等偏高水平。那么,还有人会铤而走险去套现么?

在李生的花呗记录上,记者看到,其过去两天内套现成交单达15到20笔,除两笔高达30030元和5790元的款项外,其它都是200元~500元之间的小额款项,其中不少是通过购买电子产品、网游设备等实现套现交易,日套现交易流水估算达到3000元到46000元。

从交易流水上的小额高频特征看,骆阳律师分析,“这一方面有利于套现者逃避蚂蚁、京东平台监控;另一方面也说明,套现人和现金贷平台客群很重叠,甚至是,操盘整个套现链条的团队的模式和此前一些无风控体系‘裸奔’的中小型现金贷平台,有诸多相似之处。”

李生就称他来自一家现金贷平台,其从2016年2月开始在朋友圈发布各类小贷套现信息,这些信息涉及到不少小微商家线上收款工具和小贷产品。比如其中的一款产品loserbank,“有身份证就能借款,一张身份证拿走五千,不看征信。花呗、白条、信用卡、套现秒到账。”这款loserbank背后的公司为深圳屌丝贷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其官网介绍,实缴注资5000万元,成立于2015年,是国内首家纯一对一模式网贷信息撮合平台,备案信息里只显示了资金存管银行。

顺着另一位打广告支持套现的广告主提供的线索,记者查探到其背后的公司。注册信息显示,其所在公司地址位于深圳福田区华强北路,注册资本100万元,2012年注册,公司规模50~99人,公司营业范围为蚂蚁花呗、京东白条、信用卡提现代还。不过,记者按地址实地探访并未找到该公司。

“有些公司可以很容易获取商家二维码,然后通过交易运作,多频次有组织套现,套出的资金又流向部分P2P网站或小贷平台,从而赚取利差。”北京某互金科技公司创始人称,互金交易匿名化,带来了从业者鱼龙混杂。部分灰色套现团队运作,甚至其本身可能就是游走在监管边缘地带的现金贷平台,业务线上线下交杂,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下链条。

风控技术“拦不住”

这类灰色链条不仅仅出现在局部区域,在记者调查中接触到的两个“资金掮客”就把“生意”做到了珠三角地区,其直言可以通过“朋友”介绍江苏、浙江等地的套现业务。

而且,套现业务由于开展成本低,除线下共享单车外,通过改头换面,还发展出了多平台的、高隐蔽的获客方式和交易渠道。记者获悉,在某知名二手闲置交易平台上,就活跃着一些2~3人规模的套现小团队。

不难发现,整个套现过程中,原本消费者、消费金融产品方、互联网商城三方之间形成的完整交易链条,由于“资金掮客”的介入,套现似乎变成了一个“无本万利”的买卖。在利益驱动下,套现灰金链条的“资金掮客”端往往涉及主体复杂、蔓延极广;虽严令禁止、“法”字当头,其仍然铤而走险。

2017年12月,全国首例因为利用“花呗”进行非法套现而入刑的案件宣判。案件当事人杜某在4天时间内,在全国范围内串通多名电商用户虚构交易共计2500余笔,从“花呗”套现共计470余万元,从中收取手续费共计40余万元,构成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

对于如何防范平台上出现套现违规,蚂蚁金服和京东方面都向记者提到了其风控体系。蚂蚁金服表示通过海量数据的智能风控大脑、反欺诈决策引擎以及合作伙伴的联防联控机制;并已拦截数十万笔可疑交易,将绝大多数的疑似诈骗交易拦截在事前;京东方面则告知,其在技术上采取事中监控+事后管理,技术实时识别虚假及异常收货地址,识别出参与刷单或虚假交易套现的商户社群;一旦发现违规,关闭店铺、冻结涉案资金。

不过,金鼎网高级研究员张叶霞分析,这类问题屡禁不绝,仅靠技术手段拦不住,“金融投机新手段产生的速度往往比监管关注到的速度快。”她分析,目前部分电商平台对商户资质审核管理宽松、准入门槛低;电商经营状况监控等业务流程上存在漏洞等,都为违规套利提供了便利。

异化的互金风险

“花呗”、“白条”被套现,和银行信用卡一样,是因其免息期的设计而有了套利空间。

信用卡套现一直被严查,但也屡禁不绝,某种程度上,也是因其套利设计带来了“黑产土壤”。“谁率先把套现全部打击掉,发卡规模、贷款余额、分期转化客户的转化率都会下降。” 一位资深银行专家告诉记者, 因此谁也不敢真正打响禁绝套现这一枪,花呗、白条等产品也面临着同信用卡一样的问题。

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7)》分析,金融科技步入了2.0阶段,呈现跨界化、去中心化、去中介化和自伺服功能:金融脱媒日益深化,传统金融中介机构的功能弱化,或者“主动脱媒”降低监管成本,带来金融消费者保护的新问题,挑战传统金融监管模式的有效性。在这一背景下,花呗、白条等消费信贷产品,因其新金融属性、伴生场景化交易,相比银行信用卡,平台方对它们的套现违规处理态度更复杂。

“即使在传统的POS机套刷时代,也难免无法辨别支付结算是基于真实的贸易场景、还是基于套现的不良目的,更不用说在互联网时代,金融交易便民化、全民化,门槛低了,链接点多了,再加上交易匿名性,被监管主体更多、风险点更多。”骆阳律师认为,即使监管力度再大,也总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