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远成保壳赌局失败 资本运作背后诸多细节值得玩味

随着*ST烯碳保壳失败,曾以1162万元“白菜价”抄底入主的黄远成黯然辞去银基集团董事长、法人等各项职务。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其实,物流“老兵”黄远成早已铺就另一条资产输出通道——供销大集近日发布收购预案,拟作价43.4亿元收购远成物流70%股权。对比收购*ST烯碳时的“超低折扣价”,远成物流本次“卖身”溢价逾10倍。一步走棋,两种对策。黄远成此番资本运作背后的诸多细节值得玩味。

火中取栗“赌壳”失败

几番努力后,黄远成下注1000多万的保壳赌局终究还是输了。5月28日,*ST烯碳正式收到交易所下达的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成为A股“非标”退市第一股,将自6月5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公司同日公告,黄远成辞去董事长、法人代表等全部职务,总经理魏超文也提交辞呈。这意味着黄远成历时5个月的“救火”行动宣告失败。

黄远成收购预案
黄远成收购预案

*ST烯碳的退市路走得有多“回环曲折”,黄远成的“火中取栗”就有多提心吊胆。2017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亏损仍达1.26亿元之巨,保壳前景黯淡。危急关头,黄远成控制的远成集团向*ST烯碳伸出了橄榄枝。2017年12月,远成集团共计花费1162万元,成为*ST烯碳大股东银基集团的控股股东,入主上市公司。黄远成随即亲自挂帅,主导保壳行动。

令人惊奇的是,病入膏肓的*ST烯碳竟真的在最后三个月时间内“起死回生”。2017年年报显示,*ST烯碳实现净利润7715万元,同比增长116%。公司甚至已与光大证券签订了恢复上市相关协议,似已成竹在胸。但最终,审计机构对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保壳失败。

“以停牌前股价算,银基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市值达6.9亿元,而黄远成在收购时只花了1000多万元,肯定是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从壳资源的市场行情看,这是一个白菜价。

物流资产“转投”供销大集

黄远成掌舵的远成集团主营普通货运、联运、快递、仓储理货、货运代理等业务,前身设立于1988年,是民营物流大佬。公开报道显示,远成集团早有上市计划,因此市场预测,黄远成买下*ST烯碳是为注入旗下物流资产铺路。事实上,黄远成早已做好了两手准备。

供销大集1月26日发布重组进展公告透露,公司洽谈的多个收购标的包括远成集团。到了5月25日供销大集发布收购预案时,远成物流成为唯一的标的资产。根据预案,公司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向重庆远成物流、宿迁京东、西安华鼎收购远成物流70%股权,作价43.4亿元。

较为醒目的是,远成物流100%股权的预估值高达62亿元,较净资产增值10倍以上。方案称,远成物流的主营业务及其所处行业均发展较快、公司盈利水平快速上升,未来存在较为理想的发展前景。值得注意的是,交易方中的宿迁京东和西安华鼎,都是在交易预案出炉的前几天突击入股远成物流,其中宿迁京东的实际控制方是京东。

资料显示,远成物流设立于2007年,今年3月控股股东变为重庆远成物流。5月23日,重庆远成物流将所持的远成物流8.06%股权和4.84%股权分别转让给了宿迁京东及西安华鼎,价格等同于本次交易预估值,这意味着受让对价分别为5亿元和3亿元。

“战略投资方突击入股,一方面可以绑定利益,另一方面也给估值一个看似合理的参照系。”投行人士说,由于入股价格参照本次收购的估值,突击入股者的收益完全依靠后期二级市场的收益。高估值对应着高业绩承诺。重庆远成物流承诺,标的公司2018年至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亿元、5.4亿元和7.8亿元。标的公司2016年、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7200万元、1.13亿元。

记者注意到,供销大集的资产收购预案提到,黄远成控制的部分企业存在与远成物流构成竞争性业务的情形,相关企业正在积极消除存在竞争性业务的情形,承诺将于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

标签:
N本文来源:金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