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www.jinding.org 金鼎网! 客服QQ:广告请联系客服!

收藏

股票 频道

美股|港股|个股|新股|新三板|股票知识|大盘分析|公司研究|

赢康股份现金流数据异常,存货“包袱”成潜在风险

字体大小:[日期:2017-11-19]阅读:

导读:  作为一家专业的显示应用设计,为客户提供视音频系统应用解决方案的公司,北京赢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10月23日报送了第一版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1562.50万股A股,

  作为一家专业的显示应用设计,为客户提供视音频系统应用解决方案的公司,北京赢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10月23日报送了第一版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1562.50万股A股,所募资金将全部计划用于“智能会控视音频解决方案项目、“特种影院视音频解决方案项目”和“研发中心项目”。

  赢康股份的招股书,内容除了呈现出企业上市后的美好愿景之外,同时也暴露出公司在近年来混乱的采销现金流问题,无论是用于采购的现金支出,还是体现营收的现金收入方面都有较大金额的出入。

  异常的现金流入

  招股书显示,赢康股份的营业收入在报告期内(2014年至2017年1~6月)一直呈现出增长趋势,然而如果考虑其营收与现金流,以及和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账务勾稽关系时,可以发现公司持续增长的营业收入并未与自己“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同步,甚至在剔除相关因素影响后,还出现了莫名大额现金流入的现象。

  以2016年为例,这一年的营业收入31162.66万元,大部分是由“系统集成”和“产品销售”构成,少量的则是由“运维服务”和“其他”收入构成。虽然招股书并未具体披露各项收入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但在一般情况下,“系统集成”和“产品销售”都是销售自产的产品,因此其应当适用17%的增值税税率。由此即可推算出公司在当年含税营业收入大约在33032.42万元左右。

  从相关财务数据勾稽关系看,取得这个金额的含税营业收入必然有相应的现金流入和新增的应收款项。招股书披露的内容显示,2016年赢康股份的应收账款余额为4354.31万元、应收票据余额为459.83万元,合计金额相比上年同期的3878.25万元应收款项,新增了935.89万元。扣除该部分数据的影响后,从合理角度分析,公司还应有32096.53万元含税营收和“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大致相等,可实际情况如何呢?

  招股书中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2016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39342.66万元,考虑到现金流入量数据还受到预收款项新增的影响,因此在剔除预收款项新增的4683.14万元后,当年的现金流入了34659.52万元,与前述的32096.53万元含税营收相比,现金流入要多出2562.99万元,很显然这是不符合正常的财务勾稽逻辑的。

  用同样的方法去核算2015年情况,可以看到2015年的营业收入有23396.82万元,考虑17%的增值税销项税额影响,含税营业收入为24800.63万元。在这一年中,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项合计为3878.25万元,相比上年同期新增了515.91万元。剔除该部分应收款项新增的影响,2015年应该还有24284.72万元销售需要获得现金支付。

  不过,从公司现金流量表来看,当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仅有25588.46万元,叠加预收款项减少的395.83万元早已获得的现金流入部分,则可发现当年在剔除应收影响后的现金流入应该在25984.28万元,可实际上,该数值对比前述的24284.72万元含税营收来说,有1183.65万元的现金流入为不明原因所导致的。

  2017年1~6月同样如此,含税营业收入16657.25万元在应收款项增加823.50万元基础之上,还应收到15833.75万元的现金流入才对,可实际上,当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为19152.57万元,在剔除2033.64万元的预收款项增加额的影响后,仍有18329.07万元流入,也就是说,与含税营收相比,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存在2495.32万元异常现金流入的现象。

  凭空消失的支出

  相较于异常的现金流入数据,公司的采购方面数据也有一定异常之处,如2016年就出现了近千万元的现金支出没有获得合理的解释。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的第一大大供应商一直都是“科视”公司(美国科视数字系统公司),每年赢康股份都要向其大量采购,采购的金额占公司自身采购总额比例的50%以上。以2016年为例,赢康股份向“科视”采购了14745.31万元,占采购总额的59.24%,由此可推算出,赢康股份2016年的采购总额应为24890.80万元。考虑到赢康股份采购的主要原材料包括了投影机及其相关部件、切换器、发送器及接收器等中控传输组件,以及其他多种原材料。从这些原材料的种类来看,不管是国内采购还是从国外进口,均适用17%的增值税税率,由此可以进一步推算出,赢康股份2016年的含税采购总额大约为29122.24万元。

  从一般的会计核算角度看,赢康股份的采购必然会在当年有相对应金额的现金流出,以及应付款项的变化。其中,2016年应付账款有2927.04万元,相较上年末减少了299.95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很可能在2016年用手中的现金支付了一部分往年的应付款项,但不管如何,剔除这部分数据的影响后,赢康股份为支付采购在理论上还应支付现金29422.18万元才对,可实际上,在不考虑预付款项变化时,公司当年用于采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项的29764.75万元确实与之非常接近,似乎很合理,但如果要考虑这一年中预付款项的变化,即比上年减少623.12万元后,则公司为采购而实际支付的现金则达到了30387.87万元,这比前述的现金流出理论值29422.18万元要多出965.69万元。这就令人奇怪了,公司实际多支出的近千万元现金去了哪儿呢?

  更让人奇怪的是,如用同样的逻辑核算报告期内其余年份的变化,则除了2016年现金流出出现大额异常之外,其他年份的差异却又不明显,均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见附表)。也就是说,公司现金流在某一年突然出现差不多近千万元的偏差后,在后续年份的核算中竟然又能神奇地“恢复正常”,这真是太神奇了!

  当然,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非流动资产的购置也有可能会影响到应付账款和现金流量的配比,但是,从赢康股份的“合并资产负债表”可看到,赢康股份的非流动资产占比较小,而且报告期内也呈少量减少趋势,仅此来看,非流动资产的变化对应付账款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不足以改变前述分析得出的异常数据说明。

  存货“包袱”太重

  在报告期内,赢康股份除了现金流量数据连续出现异常之外,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还显示该公司的存货有大量增加,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达到了9021.52万元、13154.83万元、16814.52万元和17977.53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高达49.69%、60.68%、59.29%和57.38%,呈现出快速增长趋势,如此一来也使得公司存货跌价风险也处在同步增加中。但是令人惊奇的是,赢康股份在报告期内几乎没有新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仅在2015年计提0.13万元),这令人很难理解。

  而正是存货大幅提升,使得赢康股份存货周转压力大增,存货周转率出现了连续下降,从2014年的每年1.64次下降到2015年、2016年的1.56次和1.48次,相比较来看,同行业可比公司存货周转率的平均值却是3.13次、3.71次和3.84次,很显然,同行业公司的存货周转率不仅远高于赢康股份的周转率,且还呈现出一定的增长趋势,而赢康股份存货周转率却持续下滑,说明其比同行业公司背负着更加沉重的存货“大包袱”。

  “大包袱”或许并不容易卸下来。招股书显示,赢康股份在报告期内的前五名客户变动很大,极少有稳定的大客户,与此同时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占比也都不高,大多在3%~8%之间。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第一大客户“中国京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直到2017年6月底仍有651.81万元账款仍未能被收回,这从侧面反映出赢康股份不太理想的大客户关系。据此,实在令人担心公司大额存货的消化能力,如果企业成功上市后去扩大生产规模,则新增产能又该如何消化呢?

  招股书披露,赢康股份拟计划通过募投项目大幅增加生产,报告期内公司资产总额仅两三亿元,而IPO募投项目的规模就高达21330.84万元,建设期为2年。也就是说,赢康股份要在两年内把生产规模差不多扩大一倍,其产能、产量和存货也由此将会大幅增加,如果没有稳定或新增的大客户去帮助其消化新增产量和库存,则很容易造成存货周转能力进一步下降,库存大幅积压也必将导致存货管理效率的下降,减值也就在所难免。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占流动资产一半以上且金额较大的存货发生大额减值,些许百分点的存货减值必然对本已微薄的净利润(1907.98万元、1503.48万元、2535.08万元和1201.21万元)造成严重打击,而这或许也正是公司为什么有高库存,却始终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重要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