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室友合力创业办工作室 哥俩凭画笔成万元户

在通州梨园的一套民居内,徐庆森和郭昊在电脑前端坐。两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一身T恤、牛仔裤的打扮还是学生模样,着实看不出已是工作室的“小老板”。
“朝九晚五”不够自由 大学室友合力创业 办工作室 哥俩凭画笔成万元户
“朝九晚五”不够自由 大学室友合力创业 办工作室 哥俩凭画笔成万元户

  在通州梨园的一套民居内,徐庆森和郭昊在电脑前端坐。两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一身T恤、牛仔裤的打扮还是学生模样,着实看不出已是工作室的“小老板”。

  这里既是两人创办的“米兹工作室”所在地,也是他们的住所。两个大学时代的室友,因为创业的缘故,毕业后继续同住一个屋檐下。

  屋内的一面墙被徐庆森和郭昊画上了艺术气息浓重的彩绘,几台插着电子画板的电脑便是营生的工具。每天他们都要在上面给各类书籍等文化产品绘制插图,以此赚取近万元的收入。

推荐阅读
理财[热点] 经济危机中保护金钱才重要 黄金才是金钱
买房杀价秘笈
  • 居民理财需求很饥渴
  • 稳字当头 时刻提防黑天鹅出现
  • 巴菲特索罗斯理财秘诀
  • 银行理财产品 收益稳健一枝独秀
  • 另类理财辟蹊径 实物保本有风险
  • 白领支招年底香港血拼购物

  初次接触记者,徐庆森和郭昊还有些紧张,但当聊起他们心爱的绘画、他们的工作室时,两人立刻打开了话匣子,将他们的创业故事娓娓道来。

  达人:徐庆森/郭昊

  性别:男/男 年龄:22岁/22岁

  籍贯:山东/内蒙古

  就读院校:北京工商大学

  公司名称:米兹工作室

  经营内容:为各类文化出版物绘制插图

  口号:走,就有希望

  创业

  寻找自由 哥俩一拍即合

  谈到创业的原因,徐庆森和郭昊半开玩笑地说:“我们这也是被逼出来的。”

  来自山东的徐庆森从小喜欢画画,几乎参加了家乡的所有比赛。“小时候我想当个艺术家。”说起儿时的梦想,徐庆森的嘴角带着笑意。

  高考时,为了延续梦想,成绩不错的徐庆森报考了难度更大的艺术设计专业。

  同徐庆森一样,郭昊也是从小喜欢画画,但父母并不支持。直到高考前,他才临时突击,靠着自己的天赋考取了艺术设计专业。

  大学四年中,两个喜欢画画的大男孩在艺术设计专业如鱼得水。理想的专业、喜爱的课程,这些都让他们感到无比畅快。因为共同的爱好,同住一个寝室的两人也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徐庆森和郭昊都在憧憬着,毕业之后,用手中的画笔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来。然而,毕业在即,艺术设计的就业前景并不理想,很多同学都选择了转行,这也让徐庆森迷茫起来。“我不想放弃,我想继续画画。”

  此时,郭昊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一份即将到手的工作却让他开心不起来。

  去年底,郭昊通过了一家企事业单位的面试,进入了试用期。虽然做的是设计工作,但是因为单位性质,所以束缚颇多。

  复杂的人际关系、严格的着装要求,这些都让郭昊难以适从。他始终认为,做设计的人应该多点自由。

  就这样,为了坚持理想、坚持自我,两个同寝室的好哥们一拍即合。今年一月初的一个下午,郭昊给徐庆森发了条短信:“我们创业吧,开间自己的插画工作室。”

  直到今天,徐庆森还清楚地记得看到短信时,心里的那份激动。

  取名“米兹” 就为混口饭吃

  两人给工作室取名为“米兹”,带个“米”字的含义很简单,就是想混口饭吃。然而这个听起来很喜庆的名字,在一开始并没给他们带来太多的好运。

  春节回家,徐庆森正式地告诉家里他想创业的打算,父母很支持,但他也撂下了狠话:“从现在开始,我挣钱养活自己,不再向家里要一分钱。”

  这话说出去没多久,徐庆森就有些后悔了。工作室创办初期,几乎没有什么收入,自己的积蓄也都用来购置电子画板了。

  到了月底,几乎没钱吃饭的徐庆森硬是忍着没向家里要钱,靠着朋友的接济才渡过了难关。

  可是,回忆起那段日子,徐庆森还颇有些得意:“如果连那点困难都克服不了,就不可能扛到今天了。”

  和徐庆森相比,郭昊的阻力则更大,家里压根就不同意他创业这档子事儿。

  父母反对的理由很简单,刚出校门,太缺社会经验,在单位磨炼两年再创业也不迟。

  无奈创业的吸引力太大,郭昊最终还是背着家里将即将到手的工作辞掉,投入到“米兹工作室”的事业中。

  每次正在电脑前“赶活儿”时接到父母的电话,郭昊都很紧张,一句“正上班呢”就搪塞着挂掉了。

  事后,挣到第一笔钱时,郭昊给父亲买了条1000多元的纯种狗。“我爸喜欢狗,送他这礼物算是为当初骗他赔罪了。”郭昊笑着说。

  拼抢

  “低头”VS“抬头”

  方案改六次

  “足不出户,只在电脑前画图”徐庆森和郭昊每天的工作看似简单,实则却与“打仗”无异。

  在网上,几处论坛和QQ群是固定的插画业务发布地点。从工作室成立那天开始,徐庆森和郭昊就日夜紧盯着这些地方,等待着订单的到来。

  每每有客户发布业务信息,最多时会有几十家插画群体和他们展开竞争。而徐庆森和郭昊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最好的样品发给客户,从而赢得订单。

  渐渐地,他们习惯了不停地找订单、画图的生活,忙到夜里两三点钟已经是家常便饭。如果实在困得不行,就倒头睡会儿,起来后接着干。

  一次,一家出版社请他们给一本儿童读物画动物插图。其间,关于图中动物的头该抬起还是落下,出版社六次改变了方案。看似简单的改动,但落到笔头上,对于徐庆森和郭昊来说却是近六个小时的工作量。

  如此繁琐的订单,很多插画室都会推掉,徐庆森和郭昊却干得乐此不疲。创业初期,无论多小、多难的订单都接,他们形象地称之为,用“白菜价”换“品牌效应”。这样的生活虽然辛苦,但俩人却过得有滋有味。用徐庆森的话说:“给自己打工,加多少班都乐意!”

  教训

  第一桶金 现在还没收全

  虽然干劲儿十足,但俩人也因为经验不足而栽过跟头。他们第一笔的订单款项,到今天都没收齐。

  一家文化公司请徐庆森和郭昊画一组卡通插画,顺利完工有近万元的收入。面对这么一笔大单子,俩人都很兴奋,以最快的速度完工交了过去。然而,除了之前的预付款,俩人却再没收到任何的报酬。

  这家公司在以各种理由推脱的同时,又接连给了他们好几笔单子。

  徐庆森和郭昊担心,如果不接这些单子,可能连之前的欠款也要不回来,俩人只好硬着头皮做了下去。最终,这笔欠款还是没能收回来。

  有了这次的教训,徐庆森和郭昊在交工时,总是先将作品截屏发过去,等到款项到齐,再发原图。

  目标

  扩大规模

  不想只当万元户

  经过半年努力,因为品质过硬、经验逐渐丰富,徐庆森和郭昊的“米兹工作室”已经在圈内有了些名气。多家出版社跟他们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如今,面对越来越多的订单,徐庆森和郭昊可以从容的进行挑选,几乎每笔订单的价格都会过万。

  虽然如此,但郭昊诚恳的告诉记者,他们的定价还是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很多都是我们创立时就过来的老客户,不好意思再涨价了。”

  徐庆森和郭昊并不满足于只当个“万元户”,在他们看来,插画这个产业,潜力并不算很大,而且运作不规范,不是创业的长久之计。他们打算在积累一定的资本和经验后,逐渐将工作室企业化,把经营范围扩展到商业制图的各个领域。

  对话

  两个大男孩儿在创业中有什么感触?听听他们自己怎么说。

  FW:创业到今天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徐:钱来之不易,每一分钱都是通过改很多次稿子得来的。

  郭:赚钱不容易,发觉父母抚养我很辛苦,很感激他们。

  FW:你俩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通过这段时间的创业,最想对对方说的话是什么?

  徐:有人说“亲兄弟明算账”,但我觉得友情才是第一位的,这样我们的事业才能长久。

  郭:我们是最佳拍档,没有我们迈不过去的坎儿。

  FW:对于大学生创业,你觉得哪种要素最重要?

  徐:能吃苦很重要,除了个人的技能外,更多是对人意志的考验。

  郭:坚持不懈的信念,选择了创业这条路,就得勇敢地走下去,可能这条路不平坦,但也很精彩。

  FW:创业的过程中,除了物质上的收获,你觉得哪方面的收获最大?

  徐:我的绘画水平提高了,毕竟很喜欢这个,现在的锻炼机会比在学校时还多。

  郭:经过了各种经历的磨炼,让我懂事很多,从以前的一个毛头小伙变得成熟了。

标签:
N本文来源:金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