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www.jinding.org 金鼎网! 客服QQ:广告请联系客服!

收藏

理财 频道

理财资讯|理财故事|理财攻略|理财知识|

包玉刚外孙这样理财:投资很谨慎 定存+Index

字体大小:[日期:2017-08-14]阅读:

导读:苏文骏,包玉刚爵士外孙,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副理事长,上海交大昂立(600530,股吧)教育集团董事,

  苏文骏,包玉刚爵士外孙,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副理事长,上海交大昂立(600530,股吧)教育集团董事,他会说至少六国语言,汉语、英语、德语、法语、古拉丁语、希腊语。他学业出众,英国伊顿公学双奖学金获得者、学生会会长,牛津大学首席秀才生、全英国五位最优秀的学生之一,美国斯坦福大学硕士。

  他是运动健将,香港水球队队员和香港游泳队前队员,曾代表香港到各国参加国际游泳比赛。

推荐阅读
理财[热点] 经济危机中保护金钱才重要 黄金才是金钱
买房杀价秘笈
  • 居民理财需求很饥渴
  • 稳字当头 时刻提防黑天鹅出现
  • 巴菲特索罗斯理财秘诀
  • 银行理财产品 收益稳健一枝独秀
  • 另类理财辟蹊径 实物保本有风险
  • 白领支招年底香港血拼购物

  他就是华人世界船王包玉刚的外孙,现任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副理事长,中奥混血帅哥——苏文骏。

  曾是威廉王子领导

  苏文骏高中在伊顿公学,曾当过威廉王子的领导。“我高三的时候,威廉王子刚进来,他是游泳队队员,我是游泳队和水球队队长,练完球还让他去捡球。我同一届的还有一个沙特王子,低一届的一个尼泊尔王子,在学校里我们都是很平等的,他们除了有保安也没有什么其他的。”  

  大学在牛津念PPE(Philosophy、Politics & Economics),是牛津独特且特有的课程,号称“领袖专业”,是将哲学、政治学、经济学三门结合在一起教授,出过很多政治家,其中包括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新闻大王默多克、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泰国现任总理阿披实等等。研究生去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念,攻读亚洲经济并获得东亚研究优秀论文奖。身为中国十大财富家族之一 ——包玉刚家族的一员,他毕业后并没有回归家族企业,而是在外自己拼搏多年。

  “我中学就有短期实习经验,是在学校安排的一家广告公司。到了大学,暑期实习在BMP、巴黎银行工作过,1998年到高盛实习,正好因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1998年外汇市场波动很大的时候,我学到很多。毕业后,去了一家美国的顾问公司,是做企业战略发展顾问的工作,经常被派到美国的500强公司,在波音公司也呆过一段时间。后来去了一家英国公司,是英国最著名的饮料和巧克力公司,7 UP就是它们的。”

  个人财产管理定存+Index

  苏文骏如今是超过十家公司的董事,“多是香港、上海的,部分是教育,部分是家族其他公司,但是以教育为主,像昂立教育,跟交大合作的一个国际教育等。”

  他称自己“投资很保守”,“我有资金就存在银行,做定期,汇丰比较可靠,一直管理的比较好,而且跟我们家族的关系很长远,我外公是做汇丰的第一个华人董事,我父亲也做过汇丰的董事,所以我都是存在汇丰的。”1997年去巴黎银行工作,苏文骏才开始接触股票,“那时正逢亚洲金融危机,买股票亏了,所以现在对股票还是比较谨慎的,投股票比较倾向于投Index。”

  苏文骏买的是跟指数挂钩的基金,“不是单一个公司挂钩的,而是跟指数挂钩的基金,比如说汇丰银行占这个基金的15%,这个基金100块的,也拿15%,就是15块投汇丰银行的,拿5块投另一个跟指数挂钩的公司,所以香港恒生指数涨5%,这个基金也就涨5%。”

  苏文骏认为这样的基金反映较广,是关乎整个市场的,不只是一家公司的情况。“真正去投好股票,只有2个方法,一个是有内部消息,这个就不合法了。第二,是去研究,去分析,去判断。我没有很多时间去做很多分析,我如果投股市,主要就看这个Index。这样更多的是看宏观经济的方面,不是仅仅看公司。我也没有什么偏好的产业,港股也可以投A股的市场的,通过Index Fund,有渠道直接投A股市场,它的投资就反映这个市场的组成。”

  “银行、房地产、医药消费品等,有最大的那个指数,反映香港的最大的100家企业,跨行业的。这个基金就会稳定很多的,说不定某一个企业出什么问题,但是100个企业出同样的问题就比较少,主要是跟整个经济挂钩,经济好那大多数的企业也好了,少量的可能它有自己的问题;经济不好,那大多数的也不好,有可能少量的也特别好,所以这个波动会少一点,比固定股的波动少,而且分析工作不用了解那么深,因为真正去了解一家大企业需要花很大的功夫,如果你不是真正去做分析而去投的,其实你是赌,不是去投而是在赌,赌钱的。

  辞去500强高薪投身教育

  2005年,包陪庆问苏文骏,“愿意和妈妈一起做一些公益事业,投身教育吗?”苏文骏立刻辞去工作,回家筹划办一所学校。“我们花了一年去研究、跟政府领导谈、跟家长谈,做一些前期的研究工作,2006年就决定在上海办包玉刚实验学校。”当时香港和新加坡政府都在“追求”苏文骏,但他觉得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更需要这样一所学校。

  “我们办包玉刚学校,是希望把西方一些好的教育理念和模式能够拿到中国来,但是不想办一所纯的西方式的学校,我们保留了一些传统,像做早操、升旗,但又不是完全的传统模式。”

  学校的经费大多都是包家自掏腰包出的,“学校规模还在发展中,还在亏钱,光是学费不能维持的,是靠家里贴钱进去,当然也有一些家长捐款。我们长远的目标是学校一定要自负盈亏,否则无法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