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www.jinding.org 金鼎网! 客服QQ:广告请联系客服!

收藏

外汇 频道

外汇资讯|外汇百科|外汇学习|

物极必反!美元欧元有望上演反转大戏 特朗普又一大动作呼之欲出

字体大小:[日期:2018-01-19]阅读:

导读:今年伊始,美元开局惨淡,唱空声响彻市场,这与去年初的涨势如虹和唱多声不绝于耳形成鲜明对比。有知名投行认为,眼下,美联储加息预期尚未被美元完全消化,而欧元则面临欧银口头打压与欧洲政治局势的双重打压风险,

3.jpg

今年伊始,美元开局惨淡,唱空声响彻市场,这与去年初的涨势如虹和唱多声不绝于耳形成鲜明对比。有知名投行认为,眼下,美联储加息预期尚未被美元完全消化,而欧元则面临欧银口头打压与欧洲政治局势的双重打压风险,因此,美元在一季度面临上涨风险。此外,在税改获得通过过后,特朗普政府正在推进期待已久的基建计划,其将在1月30日特朗普的国情咨文演讲中初次露面。

利好仍未被消化&欧元高处不胜寒 美元升值在即?

在他宣誓就职的前几天,当时的当选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元太强势,一度震惊了整个世界。

自他就职以来的一年,美元指数已经下跌了10%。美元走软有助于美国出口,并提高美国企业的海外收益。

特朗普的言论可能已经粉碎了许多美元多头头寸,但这并不是美元汇率落后的原因,其目前正处于3年来的低点。

“我认为美元正遭到惩罚不是因为美国本身的进展,而是因为欧洲和日本的形势,”布朗兄弟哈里曼固定收益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表示,“人们正在购买欧洲和日本资产……这是相对商业周期在发挥作用。他们即将开始其调整过程。”

Chandler及美银美林策略师们表示,他们预计美元将开始走强。一个警告是,如果特朗普寻求贸易保护主义策略或发动贸易战,将使美元兑欧元和日元走低。

美银G10外汇策略师Ben Randol表示,他原本预计美元将在2018年开始第一季度上涨,但全球央行的举措却与之背道而驰。

日本央行上周对量化宽松政策的调整引发市场猜测,日本央行将比预期更早收紧货币政策。欧洲央行也已将其量化宽松的购买量削减了一半,有人猜测,其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结束这一计划。

市场一直在忽视美国利率的上升,以及美联储预计今年将加息三次的事实。许多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将会更加激进。

Randol称:“美联储加息在很大程度上尚未被消化。我们看到本季度美元面临很多上行风险。”

Randol认为,一大利好料将提振美元美元,那就是在美国进行税改之后,美国公司预计将会将现金汇回美国。苹果周三宣布,将支付380亿美元的资金遣返税,这导致外界猜测,该公司将从海外汇回2450亿美元的资金。

但Chandler表示,他预计这一利好作用微弱,因为美国企业已经将现金投入美国国债或以美元计价的商业票据,以避免汇率风险。

他所期望看到的是,由于利差原因,市场再次转向美元。此外,欧洲官员已经开始警告称,欧元太过强势,可能会打击出口驱动型的欧洲经济。

“这与去年的情况正好相反。去年伊始,每个人都看好美元。现在大家都看空美元,转而看好日元和欧元。关键将在于利差,”Chandler说道,“做多美元将令你比以往受益更多,将达到自1990年代末之最。”

他指出,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超过2.57%,而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为0.55%,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04%,而2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为负0.58%。

Chandler还表示,欧洲政治局势可能将开始打击欧元,包括如果德国不能组建政府,可能需要举行另一次大选。该国社会党民主党将于周日举行会议。

西班牙方面,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愿望仍然是政府的棘手问题,而在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政党正在逐渐上升。

千呼万唤始出来 特朗普基建计划即将揭开面纱?

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正在敲定其期待已久的基建计划,该计划将把大部分项目融资推给私人投资、各州和地方纳税人。

该知情人士表示,这个被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最频繁提及的计划可能会在1月30日的总统国情咨文演讲中“浮出水面”,但具体细节将于之后公布。

两位消息人士称,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建议在未来10年内将2000亿美元的联邦基金划分为四个资金池;还有一位消息人士说,政府正在制定计划,鼓励州、地方及私人出资1.35万亿美元,用以建设和修复桥梁、高速公路、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

华盛顿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的一名官员表示,其正在推动政府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为实现这一目标甚至支持将联邦汽油税上调25%。

商业团体呼吁增税非同寻常,但商会认为,有必要为关键的基础设施项目融资。预计美国商会主席Tom Donohue将在周四的一次演讲中提出四项建议,重申其对基建协议的呼吁。

特朗普计划中的数字仍在不断变化,在他公布之前可能会有所改变。鉴于共和党在参议院只有51-49的微弱多数席位,能否获得国会批准仍具有不确定性。

许多共和党人希望利用私营部门的投资来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以避免增加国家债务。民主党人则认为,政府资金是祭出如此大的一揽子计划的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