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www.jinding.org 金鼎网 客服QQ:广告请联系客服炒股理财QQ群:460088094

收藏

信托 频道

信托要闻|信托理财|信托知识|

敬畏市场、顺应市场,把风险意识放在第一位(信托篇)

字体大小:[日期:2018-10-06 02:32:50]阅读:

导读:资料图片  作为中国金融业改革和发展的一个缩影,信托业和信托公司伴随改革开放走过了一条崎岖而充满机遇的发展道路。  成立于1979年的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信托”)可以说是跟随改革开放的步伐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敬畏市场、顺应市场,把风险意识放在第一位(信托篇)

  作为中国金融业改革和发展的一个缩影,信托业和信托公司伴随改革开放走过了一条崎岖而充满机遇的发展道路。

  成立于1979年的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信托”)可以说是跟随改革开放的步伐而诞生。

  在新华信托总经理项琥看来,新华信托的发展史,就是改革开放之后一部生动的企业发展史。从人民银行下属企业,到国有银行下属企业,再到自负盈亏、独立经营的民营企业,最后成为外资参股企业,新华信托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为突破计划经济给企业带来的融资困局而生,最后转变成为一家高度市场化的金融机构,无一不体现改革开放不断向纵深发展的历史。

  二次创业

  重新出发“生存是第一要务,必须遵守规则,通过不断提升,在市场中挖掘机会,抓住机会。”

  “时至今日,是我到重庆履新的第932天。”项琥告诉记者,2011年是个特殊的年份,因为这一年他再次回归信托业,并正式加入新华信托,负责组织筹建公司的天津业务总部,从2011年到2016年,他所组建的天津业务部累计实现信托规模超2500亿元,实现信托收入超12.5亿元。

  2016年,项琥完成了工作角色的重大转变,从新华信托天津地区负责人到公司总经理,从管理一个部门到管理整个公司,这对他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

  他告诉记者,可能是做业务出身的原因,他给自己的定位是:务实的乐观主义者。“生存是第一要务,必须遵守规则,通过不断提升,在市场中挖掘机会,抓住机会。”他说。

  任职总经理后,他主要做的是三件事:一是定下“二次创业”的基调;二是加强风控体系建设;三是推进企业文化建设。

  二次创业,是项琥对于新华信托的重新定位。项琥认为,在经济“新常态”下,公司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降杠杆、破刚兑”,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监管要求,必须加大战略转型和结构调整力度,引领公司主动创新业务模式。

  2016年,项琥就任新华信托总经理第一年,新华信托累计实现各项业务收入8.32亿元,其中实现信托收入超额完成计划目标的38%,固有业务收入2.56亿元,净利润较2015年同期增长61.72%,基本扭转了公司颓势。

  尽管2017年,外部监管形势进一步加强,公司业务开展受限,项琥仍成功带领公司顺利完成了年内新增信托规模1500亿元的计划目标。“特别是2017年上半年投资收益达到6亿元,位列所有信托公司固有投资排名第一位。同时,化解公司流动性风险,确保了公司平稳正常经营,充分保障了各方投资者的权益。”他说。

  两年过去了,“二次创业”的成果如何?

  项琥拿出这样一份成绩单:完成公司首单QDII集合资金信托业务、首单私募ABS信托业务、首单私募基金产品乃至重庆市首单慈善信托。但他表示,这才是刚刚起步,对标行业领先企业,新华信托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兜兜转转,是一种缘分。”他笑着说。在横跨多个资管行业后,无论是业务开拓还是管理工作,项琥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是信托行业当之无愧的“老人”了。

  服务改革

  搞活经济“从信托公司建立开始,就担负改革开放三项历史重任:突破金融业的计划体制、为经济建设筹资引资、金融创新。”

  可以说,信托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相当长一段时期金融创新的母体。从资本市场的主要产品到主要金融机构类型,无一不是发展于信托平台,并随着市场扩大、业务成熟而逐步独立于母体发展成为独立行业与机构的。

  项琥向记者介绍,新华信托成立于1979年,前身为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重庆信托投资公司,系我国最早的信托投资公司之一;1998年重组为重庆新华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公司增资扩股至5亿元,并于当年10月经央行核准,成为全国首批完成重新登记的5家信托投资公司之一,同时更名为新华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经原银监会批准,公司更名为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并换发新的金融许可证;2009年,公司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英国巴克莱银行,注册资本增加到6.21亿元。2016年,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42亿元。

  “从1980年到现在,新华信托算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推动者和受益者。”项琥如是说,在此期间,历经行业五次整顿,经历银信分离、证信分业、增资扩股、引入海外战略投资者等历程,新华信托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不断发展壮大,每一次转变,都为企业寻找到新的生机。

  那么,新华信托在金融改革开放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在成立之初,公司以"服务改革,搞活经济"为宗旨,以办理银行当时不便办或者暂时不能办的新业务、特殊业务、探索性业务为方向,拾遗补缺。”项琥进一步表示,本着由小到大,由简到繁的原则,公司充分利用社会闲置资金,一方面满足了企业发展的资金需求,尤其是在科研开发、技术改造、贸易补偿、跨地区协作等领域的需求;一方面积极向国家上缴利润,为支持地方经济发挥了积极作用。

  “可以说,改革开放催生了包括新华信托在内的一大批信托公司,从其建立开始,就担负着改革开放的三项历史重任。”他说,一是突破金融业的计划体制。当时信托公司允许经营银行的存贷款业务,但却不受国家信贷计划的管理;二是在国内外金融市场为经济建设筹资引资;三是金融创新。当时信托公司被赋予了几乎是全牌照金融业务许可。可以说,早期的信托公司较好地完成了这三大历史任务。

  回归本源

  严把风控“如果要说近40年来新华信托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敬畏市场、顺应市场,把风险意识放在第一位。”

  2018年,行业发展的关键词是“回归本源”。4月27日,经国务院同意,《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正式发布。在统一监管、打破刚兑以及去杠杆、去通道的金融行业发展大背景下,信托业面临挑战的同时也有了新的机遇。

  “当前信托公司首要任务就是按照监管要求,坚持合法合规经营,完善公司治理、善用公司资源禀赋,调整业务结构和经营发展思路,满足实体经济的多样化、多层次的金融需求。”项琥如是说。

  大经济环境错综复杂,市场风险频出,公司如何应对?

  “如果要说近40年来新华信托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敬畏市场、顺应市场、把风险意识放在第一位。”项琥说。

  他告诉记者,就任总经理后,就将风险防控与化解作为首要工作。“新华信托是68家信托公司较早关注资产处置工作的,在司法诉讼、资产保全、债权重组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通过司法手段,成功化解了一些曾经的"风险"项目,完全覆盖了投资人的本金及收益,以及公司的信托报酬、信托处置费等”。

  “从时间上来看,资产处置需要的周期很长,有的两年,有的需要五年,有的交易对手甚至会设置很多意想不到的障碍。”项琥说,但只要思路清晰,见招拆招,处置方法得当有效、“有理、有利、有节”地将非正常的阻挠、干扰逐一击破,公司有信心、也有能力保护好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新华信托抗风险能力较强。在第三方研究机构“用益信托”发布的68家信托公司抗风险能力排名中,新华信托2015年、2016年、2017年排名分别为第14位、第4位、第21位。

  项琥同时也指出,在近40年的发展中,公司在业务拓展的过程中,有过突飞猛进带来的“后遗症”,也不断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逐步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业务审批流程,在风险控制、合规管理和支持前台拓展业务、创造利润等方面卓有成效。

  “新华信托数次顺利地通过信托行业整顿,与公司长期以来审慎有效的业务审批流程密不可分。”他说。

  主动变革

  创新发展“解除信托公司"兜底"包袱,将促使信托公司抓住行业机遇,加快业务转型,培养核心竞争力。”

  面对一个崭新的资管时代,所有信托公司或许可以说是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在此局面下,信托公司该如何借机突围?

  记者注意到,以新华信托为代表的一大批信托公司在推动金融创新等方面不遗余力。

  “今年一系列政策落地后,公司将逐步降低对通道业务的依赖,不断加强自身的主动管理能力,必须提前做好相应的人才培育和储备。”项琥表示,另外,严格禁止刚性兑付后,各家信托公司将承担更高的项目合规审查,以及风险处置压力,新华信托也将借此机会,提前进行相应的布局和准备,在搭建业务平台、强化自主管理能力、转变业务盈利模式等方面进行尝试。“只有这样,公司才能在纷扰的资管市场寻求一片蓝海、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崭露头角”。

  据项琥介绍,在社会责任的履行上,新华信托也一直不遗余力。项琥称,公司利用行业优势,大力发展慈善信托,成立了重庆市首单慈善信托,并陆续成立了华恩5号等多只慈善信托,信托资金用途涵盖了教育、扶贫等多个领域。

  “未来,公司将充分运用公益基金会和慈善信托两个重要媒介,加强对特殊领域青少年的关注力度,以及在教育扶贫、产业扶贫等方面的投入,积极响应国家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等重大战略部署。” 项琥透露。

  此外,开拓财富管理业务也是金融发展的一大重头戏。

  “随着第一代创业企业家退休潮的来临,中国金融业将逐步步入财富管理黄金时代,金融市场细化、金融产品创新仍将持续。在此过程中,具有天然创新优势的信托业不可或缺。”项琥说。

  项琥预计,2019年,随着“去通道”、“去杠杆”、“破刚兑”不断深入推动,信托行业资产管理规模会呈现稳中有降,信托产品的刚性兑付将为信托公司客户管理及风险化解带来挑战。但是长远来看,这将解除信托公司“兜底”包袱,将促使信托公司抓住行业机遇,加快业务转型,培养核心竞争力。“更重要的是,资管新规的颁布,统一了各类资管业务的监管标准,无论是产品分类、减少流动性风险,还是打破刚性兑付,都是一视同仁。信托公司在监管口径上有望与商业银行、证券、保险公平地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 })();